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自定内容
新闻搜索
 
 
宋词伴我成长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5-01-29 08:53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13级·23班  冯远芳

或许是前世注定,我只看了你一眼就记住了你的模样,仿佛世上一切皆是多余,此生繁华就你而已。宋词,感谢你,在我还牙牙学语时就给了我最深的滋养;感谢你,一路上陪我走过潮起潮落伴我成长。

曾经,灯前月下,伴香茗一盏,置身宋词的海洋。暮春时节,是谁在低声泣诉:

“江南春尽离肠断,萍满汀州人未归,”把执着的等待等成了一个巨大的失望,唯有叹息……

曾经,目阅诗行,我孑然独处,又是哪位“梅妻鹤子”在潮头已平的江头,摆弄着罗带同心结未成,把深邃的目光投向同样深邃的江水,终是长相思,不会长相守。唯有叹息……

曾经,手执书卷,在幽静深夜,张先登上高楼,满目春色给他的不是欣喜,而是“郎袍应已旧,颜色非长久”的哀怨。唯有叹息

曾经,沐浴书香,身旁孤寂无人,在柳永的高楼上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在为谁消得人憔悴?一句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酌低唱”,本是落榜后的不甘之言,奈何说者无意听者有心。宋仁宗一句“且去浅酌低唱,何要浮名”将他一生的悲剧定格。从此尘埃落定,宋词史上多了一声婉转哀怨的叹息……

时间悄然流逝,有诗词相伴的日子很快过去,来不及品味就被送入了高二的驿站。再次捧起宋词,别有一番风韵,令我陶醉。身旁的人分分合合,唯有宋词不离不弃地陪伴了我十七载春秋,一切都在改变,不变的,只有那颗炽热的爱词之心……

时过境迁,再次捧起宋词,看到了昨夜的风甚大。以致碧树凋落,落叶乱舞中,晏殊独自登上西楼,一眼便望尽了天涯之路。多想“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,不如怜取眼前人,而今却是“鸿雁在云鱼在水,惆怅此情难寄”。终究是学不会珍惜

然而,叶轻臣轻描淡写的一句“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风雨”,已将世道沧桑改写,从此春色三分,二分的浓愁夹杂一分多情的风雨,空留欧阳修“不枉东风吹客泪,相思难表,梦魂无据,唯有归来是”的无奈。唯有叹息……

岁月沧桑,流年荒唐。人世间有太多烦恼要忘。书中品词,词中观史,史上读人,人中品味。万千繁华,经不住时间的岁岁剥蚀,只叹一句“若是当时身不易,老了英雄”。虚掩的书卷中,一滴清泪让纸页泛起了皱纹,就像那曲折的历史,和那曲折的宋词……

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分付与疏狂。曾批给雨支风券,累上留云借月章。诗万首,酒千殇。几曾着眼看侯王,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”

五十五个字,道出了我此生永恒的追求。也许渺茫,也许绝望。就算遍体鳞伤,跌跌撞撞,我也要勇敢向前闯!

但愿我的诗意人生,让宋词伴我成长!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山东省庆云第一中学